欢迎访问安全教育网!
河南濮阳市濮范高速路摇身作农民工的散财路

时间:2021-12-26 10:58:22 来源:时代交通网 作者: 点击数:3266

河南濮阳市一项民生工程竟成了众多农民工有家不能回的催命符。十多年间,由于濮范高速公路的轻诺寡信与当地法院执行局的公器私用,农民工工资与工程款的结算,始终被推诿搁浅在所谓的议事日程里,为此,一腔热血掏尽全家积蓄,并不惜吸收社会高息资金的农民工杜彦彬与他的工友们,在讨债与偿债的过程中,备尝人间辛酸,痛不欲生,终日以泪洗面,无处倾诉内心的愤闷与冤屈。

据民工李敬伟,刘中山等人回忆,2012年,在濮阳市政府的大力倡导与推动下,濮范高速公司又信誓旦旦承诺,濮范高速公路项目对于一应垫付款,通车收费立即偿还;如不能按时偿还,所欠资金3分利息计算。出于对政府的高度信任,杜彦彬等人满腔热诚地加入施工队伍,倾尽毕生积蓄,又多方吸收社会朋友的高息资金,风风火火开始施工。在众多工友不分昼夜挑灯夜战加班加点紧锣密鼓的工作中,2011年底濮范高速公路如期完工并按时通车。一番辛劳的工友们看着天堑变通衢的濮范高速公路,欢呼雀跃,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一项民生工程告峻,在当地政府与濮范高速公司尽情分享成功喜悦的同时,却将支付农民工工资与工程垫付款的事儿抛诸脑后。面对农民工的苦苦请求,哀哀诉告,政府相关部门与濮范高速公司之间百般推诿,来回踢皮球,而且一拖就是十多年。其因何在?在农民工声嘶力竭的诉求与征询中,并经由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到了如下令人难以置信的回复:1、有钱,但未经政府许可不能动;2、银行欠款居多,先给他们优先支付;3、外债要账的太多,付款恐怕乱了程序。如此牵强理由,听来匪夷所思。可问题摆在面前,为了自己的血汗与养命钱,又不能不去了解。于是,心情懊丧中的杜彦彬们又开始奔走在政府与法院间讨要说法。来自政府的答复是,法院判决案件的执行政府不过问,应由法院执行局负责,不予付款非政府所为;银行货款属于抵押债权,不能优先于农民工工资的优先受偿权;要账的多,很多是借款及外欠物资等款项,应归属其他债权,更不能优先于农民工工资与工程款。而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颁布内容认定,建筑工程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它债权。对于农民工的工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更是作为国家头等大事来抓,在此等大形势下,全国各地政府都在积极主动地解决农民工工资的拖欠问题,而且来自政府正能量信息,成绩斐然。由此可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执行生效的判决书,支付垫资修路农民工的工资实属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份内职责。对于该法院的推卸责任行为,一度使得杜彦彬们吃尽了苦头,可对于高高在上,手持执法利器的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对于来自面前的重重阻挠,农民工们不能气馁,因为来自他们周边的压力太大了,他们已散尽家财,更有重债缠身,为此,有人竟然因为想不开而轻生自尽。为了给自己,给周边被逼上绝境的苦命人讨要一个公道的说法,20212月初,杜彦彬等人去了河南省高院和最高院第四巡回法庭,将自己的苦楚上达天听。苦心人天不负,上级法院指导杜彦彬等人启动恢复执行程序。为此,杜彦彬们从2月份到现在,往返奔波于华龙区与范县法院间十多次。可时隔半年还是没有得到恢复执行程序!华龙区,范县两法院均说是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袁局长不让恢复执行。等到他们去找袁局长时,袁却让他们回家静候濮范高速公路宣布破产,并说不要怕,等破产就有钱付了。杜彦彬们听了袁局长的话,当时就懵了!

众所周知,濮范高速公路从2011年运营至今状况良好,每月有着1700万元的收费额,何谈破产一说?!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到底在演着怎样的一出蹩脚戏,相关人员在此一事件中充当了怎样的角色?!媒体将对此予以跟踪剖析。(春晓,一夫)